尊龙集团官方手机版网站
  咨询电话:15509090502

尊龙集团官方最新导航

粉丝上飞机追星成功,致360人重新安检,航空公司被迫交延误费

    文|AI财经社 李介编|祝同粉丝追星的方式越发花样百出,而有的人疯狂起来连自己的偶像都坑。韩国媒体近日报道,韩国人气男团wanna one 12月14日在香港出席Mnet亚洲音乐大奖颁奖礼,于15日乘搭大韩航空的飞机返程。有三名内地粉丝及一名香港粉丝购买机票登机追星,在wanna one组合成员登机时,4人无视机组成员的组织,走到组合成员座位面前与她们见面。在飞机起飞前几分钟,4名乘客突然要求下机及退票,导致包括其偶像在内的其它300多名乘客需要下机重新安检,飞机最终晚点了约1个小时才起飞。这4名乘客分别购买了两张头等舱、一张商务舱和一张经济舱机票,在与偶像进行完近距离接触后,他们以有急事为由要求下机。据韩媒报道,机组人员告诉他们根据航空法例,如果有人在起飞前下机,出于安全考虑全机乘客都要下机重新接受安检。但这4名乘客仍然坚持要下机,最终导致约360名乘客重新安检,且4人下飞机后申请退票并获得了接近全额的退款。客机所属的大韩航空公司曾要求香港警方传唤并调查这4名乘客,但警方以飞机上无人报称有财务或损失为由拒绝。事件被韩国媒体报道后,韩国有很多网民要求航空公司禁止乘客临飞前无端要求下飞机,即使下飞机也不予办理退票。大韩航空:没有明确规定何种情况可以拒绝下机大韩航空的公关部门回应AI财经社称,经过核实这次事件中的乘客是在登机后,因自身原因下机的,最终没有乘搭此次航班。但乘客是否是在追星以及具体的下机原因,大韩航空方面表示不方便作答。对于媒体报道的全额退票等信息,对方表示此为不实消息,几名乘客支付了一定数额的误机费和退票费,具体的数额由于涉及到乘客的隐私因此不便透露。而误机费和退票费的计算方式对方称可参考大韩航空官网,自己无法提供。AI财经社翻查大韩航空官网,只看到自愿退票需要支付服务费或者退票费,但并没有具体的细则。而据韩国《每日经济》报道,这4名乘客在下飞机后申请退票并获得了近乎全额的退款,香港飞往仁川的头等舱票价约为200万韩元(一万韩元约为60元人民币),而退票手续费则最高不到10万韩元。上述公关人士告诉AI财经社,由于延迟起飞,大韩航空的确向香港机场支付了一笔服务费,具体数额不便作答。乘客因为自身原因要求下机,大韩航空目前在全世界各地并没有一个确切的规定什么情况可以下机,什么情况下可以拒绝乘客下机,包括机场在内也是没有书面规定的,但此次乘客下机也是征得了机场边防和安保的同意。至于以后会不会采取措施防止乘客无端下机退票,对方表示此为假设性问题,无法回答。但就在12月19日,多家媒体报道大韩航空正在完善违约金缴付制度,以防止“假出国”现象。据报道,从2019年1月1日起,所有国际航线中,乘客出境后主动取消机票时,需要在现有的违约金之上,再多支付20万韩元(约合人民币1222.5元),即长距离32万韩元,中长距离27万韩元,短距离25万韩元。大韩航空公关部回应AI财经社称,从公司官网就可以看到,此政策的发布时间为2018年12月13日,与此次事件无关,是之前就已经作出的规定。其实不止大韩航空,韩亚航空此前也发布新规定,将从明年1月10日开始实行新标准——国际航线乘客,若办理乘机手续后未乘飞机,违约金将从目前的10万韩元提高至30万韩元(约为1840元人民币)。韩亚航空表示,这是为了减少因为不断被爽约而增长的公司损失。据韩媒近日报道,为了追星而买头等舱机票,与偶像合影拍照后再下机退票的事情并非第一次发生。韩国航空公司通行的高价位机票几乎没有退换手续费以及当天购票当天退零手续费的规则,时常被这些粉丝拿来钻空子。实际上,机场追星早已形成产业链。不止韩国,中国明星们也在近两年频繁的发微博公开批评、斥责行程被泄露。2017年7月,演员杨幂发微博称“有时候真的特别想知道,你们卖证件信息、航班信息、高铁信息能挣多少钱啊”。2017年10月,演员刘涛也在微博上发文表示航班信息被泄露,呼吁有关部门进行管理。想要知道明星行程,在社交平台上最便宜只需要15元就可以买到。黄牛们会在网上公开销售明星身份信息以及航班号信息,先买全价票再退票的方式也屡见不鲜。2018年7月,民航局发布《关于加强粉丝接送机、跟机现象管理的通知》,其中明确严防民航人员泄露明星乘机信息,但目前微博上仍能搜索到不少售卖明星行程的博主。追星疯狂就在不久前,也有一次引发全世界关注的疯狂追星事件。2018年11月2日,歌手吴亦凡发布最新专辑《Antares》,在粉丝的不懈努力打榜下,欧美巨星Ariana Grande发布新歌后,却没能如同往常以往冲上美国iTunes冠军,冠军被一名来自中国的偶像吴亦凡牢牢占据,除了冠军,这位歌手还占据了整个前十榜单的前七名。不仅如此,Lady Gaga 和 Bradly Cooper 合作的热门单曲《Shallow》只有六千多次购买,不及Kris Wu冠军单曲一万五千次的一半。吴亦凡的官方宣传团队也曾表示,该专辑成功登顶itunes四大榜单,取得了非常好的成绩。但这另无数欧美音乐听众大惑不解,纷纷搜索“Who is Kris Wu”,并怀疑榜单有假。欧美听众不理解发源于日韩的粉丝应援文化,不相信有千万人真的在24小时内买了他的单曲,怀疑是吴亦凡所属公司钻了系统漏洞,做假数据。对此吴亦凡及其公司均否认做假,表示为其刷点播量以及购买量的均为实实在在的人,而不是机器。最早闻名于中国的疯狂粉丝当属杨丽娟。2007年,杨丽姐为见自己的偶像刘德华前往香港,在此之前其父亲为筹资供女儿追星,已经卖房卖肾,欠下高利贷。在工作人员的帮助下,杨丽娟和刘德华成功合影留念。但第二天,其父亲就选择了自杀。这一度把刘德华推上风尖浪口,多年后他曾对媒体表示,曾因此事崩溃而求助于心理医生。经过十几年的发展,中、日、韩的追星文化也有了巨大的变化。明星的粉丝会发展成群体组织,内部会有明确的等级制度和分工。而大型的粉丝后援会也会和明星官方建立关系,甚至会在一些事件上左右明星经纪公司的决定。为明星进行投票刷榜的部门叫做“打投组”,他们会众筹资金购买投票账号来为偶像打榜。独立于组织之外,行为又十分疯狂的粉丝被称为“私生饭”。他们喜欢踪、偷窥、偷拍明星的日常以及未公开的行程和工作,骚扰自己喜欢的明星,影响他们(以及艺人的家人)的私生活。他们的偶像本身会受到极大困扰,而粉丝组织也经常谴责这种行为。此次大韩航空的事件发生后,便有不少粉丝发声,认为这是“私生饭”的行为,拒绝公众将私生饭与粉丝组织混为一谈。本文由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 1, 0, 3);